•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孽!我爱上了我的母亲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3:46   


    我是个自小失去父亲的人,或说从来就没有,因为他在我没出生之前就狠心的抛下母亲,而那时母亲已怀上了我,所以自我一出世就没有再见过他。而当后来母亲告诉我这一切时,我从内心里狠他,因此,在我脑海里就没有“父亲”这个词,我只有母亲。

    母亲是个舞蹈演员,叫陈雪儿,我则跟了母亲的姓,叫陈东。

    自从那个负心人抛弃母亲之后,母亲一直和我相依为命。也许是受到的伤害太深,母亲再也没有恋爱,后来我才知道她全是为了我,怕我受到欺负,所以她再也没有成家的念头,制式一心一意的照顾我。

    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由于演出而无法照顾我,只能把我交给外婆照看,后来外婆去世了,她为了能更好的照顾我,过早的结束了舞蹈表演生涯,到一所艺术学校当老师。如果不是因为我,母亲在舞蹈界也应该有一席之地,所以从小我对母就充满了敬爱之情。

    时间如流水,十八年弹指一挥间,而今我已是个十八岁的小伙子了,母亲业已三十八岁了。也许由于母亲是舞蹈演员,所以它的身材依然亭亭玉立,容貌绝不逊色于任何所谓的美女,同班同学们见到了母亲时总是用怀疑的目光审视我们这对母子是否是真的,我也总以母亲为荣。

    随着市场经济的步伐越来越快,母亲凭着她多年的表演经验和深厚的理论知识,成为一名舞蹈编导,经常为一些晚会编舞,家庭的经济收入也有了很大的改观,于是我们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搬进新家的那天,母亲看着我说∶“东儿,我总算没有让你失望,你也不要辜负我,要学出个样,将来上名牌大学。”

    看着母亲满脸的期望,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为你争气,我要一辈子对你好。”

    母亲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一把抱住我说∶“好儿子,妈妈的好儿子。”

    我紧紧的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双手也搂住了母亲的腰。我们已多年没有这样亲密的拥抱了,不着怎的,这次在母亲的怀中和小时候有点不同,感觉到母亲的身体软软的柔柔的,身上还有一种醉人的香味,脸部贴着母亲趐软的胸膛,心中有股莫名的冲动,阴部也在悄悄的变化。也许母亲发觉了我的异样,轻轻推开了我,我也不好意思的走开了,但我在心中却渴望再一次的相拥。

    自从这天起,我发现自己对母亲的感情有了微妙的变化,总是喜欢和母亲亲近。我开始并不明白,后来我发现我对母亲的感情不仅仅是母子亲情,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恋情,是男人对女人的感情,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

    母亲在我眼中越来越迷人,而我也不自觉的开始注意母亲的胸、腿,以及女人最神圣的地方。我总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知道对母亲这样的举动是不对的。直到有一天我在自慰时,脑海中竟然出现了妈妈的倩影,我知道我以爱上了自己的母亲,尽管理智告诉我这样是不行的,然而情感就是这样,越是压抑它就越难以抑制。

    第二章 难以抑制的冲动

    近日来我总是躲着母亲,母亲见到我神情恍惚,以为我生病了,问我∶“怎么了东儿,这两天是不是病了,不舒服?”

    我吱唔的说∶“没……没事的。”看着母亲关切的眼神,我的心都快醉了,但想到自己可恶的念头,又觉得对不起母亲。在这种又敬又爱的矛盾中,我真不知对母亲从何说起。

    “妈妈你放心,我只是有点累。”

    “是不是学习太紧了?”

    “也许吧,哦,我去休息了。”

    我躲开了母亲的追问,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见床头母亲的照片,难以抑制的情欲又激发起来。尽管我在暗骂自己,但手却拉开了裤链,开始抚弄已经勃起的阴茎,而母亲性感的身体又浮现在眼前。这一刻,在我心中只有欲,一切的伦理道德全都抛之脑后了。在发泄完之后,我又骂自己混蛋。

    就这样在抑制与反抑制当中,我发现我已不能自制了,我开始对母亲的身体感兴趣,我知道我不能直接抚摸她,于是就对她的贴身衣物特别留意。

    有一次,我在浴室里看到了她的胸罩和内裤,一个念头涌上心头。我不能控制自己,于是伸出颤抖的手,拿起了胸罩放在鼻端,一股沁人的幽香几乎使我晕倒,乳罩上微酸的汗味儿更使我的阴茎一下胀大。我又拿起内裤,有点淡淡的略有些酸和骚的味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下面的阴茎已经快要冲破裤子了,我忘情的把内裤贴近母亲私处的地方放在嘴唇上,仿佛在深吻着母亲的阴部,一种极大的满足感使我不能控制,下面一泄如注了,没想到单是母亲的体味就足以让我射精了。

    “东儿,在浴室里干什么?有事么?怎么进去这么久?”

    我更加窘迫了∶“没事,肚子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是不是在外边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也许吧!”

    “你呀,都这么大了还吃零食,你想吃什么跟妈妈说,我给你做。”

    我真想说∶“我要吃你的阴部。”

    自此之后,我经常用母亲的内衣来自慰,有时还在纸篓里捡走母亲用过的卫生巾,只要是母亲贴身的东西,对我都有莫大的刺激。

    有一次,我拿起妈妈刚刚脱下的袜子放在鼻前闻,同样有一股醉人的幽香,没想到母亲的脚也这样香。母亲的内衣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而内心深处是在急切的渴望得到母亲的身体。

    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和感情的升华,使扣守在心中的伦理防线越来越脆弱。在潜移默化当中,内心里已经把母亲当成一个女人,而自己渐渐的在家中充当起大男人的角色,总是抢着干一些力气活。

    为博得母亲的放心,我开始学习做饭,由于近来母亲的工作很忙,我总是在家中做好饭等她回来,好像一位体贴的丈夫,母亲对我也比已前有些不同了。

    这一天,我放学回来,见母亲正在家中,于是问道∶“妈妈,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吃过饭了吗?我去做饭。”

    母亲微笑道∶“不用了,今天我们去外边吃。”

    我疑惑的问∶“为什么,有喜事么?”

    母亲笑道∶“傻孩子,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那可是妈妈的难日,你真没良心!”

    我豁然想起5月2日是我的生日,就是在十八年前的今天,我从母亲的子宫中来到这个世界。

    “呀,真的是我的生日,打你这傻小子,自己的生日可以忘,母亲的难日怎么能忘。”我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好了,我们走吧。”

    于是我们来到了一家西餐厅,很优雅,我们选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服务生问道∶“请问小姐先生需要点什么?”我们要了一个套餐并要了一瓶红酒。

    我小声的对母亲说∶“你看,他叫你小姐,说明你年轻漂亮。”母亲哑然失笑。

    以前我从没喝过酒,母亲也很少沾酒,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再者红酒的味道很好,不知不觉我们把一瓶红酒都和光了。开始还不觉得怎样,但后来感到头有点晕。这时想起了音乐,母亲的脸也红扑扑的很是迷人。

    听到音乐、看到舞池里的人在跳舞,我也心血来潮,走道母亲的面前伸出手说∶“陈小姐,能赏光跳一曲吗?”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母亲瞪了我一眼后,居然站起身来同意了,我们在悠扬的乐曲中翩翩起舞。受到母亲的熏陶,我的舞也跳得不错。在幽暗的灯光下,我看见周围的舞者们都是面贴面的搂在一起,显然都是情侣,便在母亲耳边轻声说道∶“妈妈,你看我们像不像一对情侣?”

    母亲用目光斜视了一下,突然拧了我一把,悄骂道∶“小坏蛋,开你妈妈的玩笑。”

    母亲那不胜娇羞的样子使我难以自控,我一把把母亲搂在怀里,母亲挣扎了一下,但在我强而有力的臂膀下渐渐放弃了挣扎,软软的贴在我的身上。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紧身衣服,所以我能清楚的感到她胸前的乳房,母亲的乳房并不大,但却非常饱满。

    随着舞步,母亲的趐胸在我胸前轻轻的揉磨着,嗅着母亲身上肌肤溢出的香气,我难以控制心中的情欲,而酒精的作用也使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在酒精与温柔的沉醉中,我不知不觉的轻轻的吻了母亲的耳垂。母亲的身体遽然一颤,一下子挣开了我的怀抱,不安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喝醉了,咱们回家吧。”

    在回来的路上,母亲没有说什么,我也尽量说些轻松的话题。

    也许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母亲仿佛发觉了我对她的感情并不是单纯的母子之情,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对我总是怪怪的,忽冷忽热。我不知道那一次的亲吻是不是触怒了她?不管怎样,我对她的爱却是与日俱增,仍是常用她的内裤自慰,但终于有一天被母亲发现了。

    第三章 爱的表白

    那是个星期天,母亲说要排练一个节目,今天就不在家休息了。在母亲出门之后,我抑制不住情欲的躁动,终于打开了浴室的门。母亲粉红色的内裤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拿起它并从纸篓里找出母亲的卫生护垫,放在嘴里一阵狂舔。我嘴里舔着卫生巾,手里用内裤抚弄着坚挺的阴茎。

    正在我忘情于沉醉之中、魂飞天外之际,房门突然打开,母亲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由于我自认为母亲不会回来,所以没有关上浴室的门),她看到眼前的一切,一下子也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你……在干什么?”

    我也呆住了,不知说什么好,傻傻的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把资料忘在家里了,你……你快把它放下来。”

    这时我才惊觉我的手里仍然拿着母亲的卫生巾和内裤,于是赶忙收起来,这样我的阴茎就暴露在母亲的面前,母亲很敏感的转过了身,我感到她的呼吸有点急促,也许是被我气坏了。

    我正准备接受母亲严厉的惩罚,但出乎意料,母亲只是说∶“我回来拿点东西,今天我……可能晚点回来。”于是母亲又匆匆的出去了。

    我的心理乱乱的,就这样在忐忑不安中渡过了一天。

    晚上十点多母亲才回来,我没有睡,一直在沙发上呆呆的坐着,仿佛在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我决定不管母亲怎样惩罚我我都承受。然而母亲看见我,不但没有严厉的训斥,却很亲切的对我说∶“东儿,我想和你谈谈。”

    母亲坐在我身边,抚着我的头说∶“东儿,我知道你现在的年龄正是对女孩子感兴趣的时候,这是正常的。但……但你不应该……这是不对的。告诉妈妈你是怎么想的,也许我能帮助你的。”

    看着慈祥的面容,压抑在内心多时的冲动使我不能不吐露出我的心声∶“妈妈,我也知道这是不应该,但是我无法控制。妈妈,我爱你,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我以前也想抑制住,但后来我发现那是徒劳的,我对你的爱反而更深了。”

    母亲听了我的话也很感动,轻声说∶“傻孩子,你还小,不懂什么是爱情,你现在只是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也许是我平时对你太过溺爱,你对我产生了依赖之情。那不是爱情,以后等你有了喜欢的姑娘时就明白了。”

    “我不会再爱别的姑娘了。”我坚毅的说。

    母亲看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不早了,睡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看见了母亲拿了个包对我说∶“这些天赶着排练新节目,为了方便我就住在学校了,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有什么事给妈妈它电话。”但她出门的时候我的眼泪流下来,我知道她是故意躲着我。

    第四章 亲情与爱情

    母亲一连十几天没有回家,而我也像失了魂似的。我真希望母亲打我几下也不要离开我,这太折磨人了。

    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母亲学校打来的,叫我赶快去一下。我飞快的赶到母亲的学校。妈妈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原来前几天在给学生作示范时把脚扭了,而这几天又感冒发烧。

    看到母亲憔悴的病容,我的心仿佛针扎一样,真恨不得生病的是我。由于三十九度的高烧,母亲已经半昏迷了,我背着母亲去看医生。打过针之后,医生叮嘱我要母亲在家多修养几天,要我好好照顾她。

    回到家,我把母亲抱到她的卧室,母亲在我的怀中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鸟,依偎在我的胸前,昏迷中还在念着我的名字。我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温柔的抚着她的额头,不一会儿母亲睡着了。

    到了晚上,母亲醒了,烧也退了大半,只是虚脱过度而显得很憔悴。

    母亲睁开眼看见我时,茫然的问道∶“我在哪儿?”

    “妈妈,咱们在家里。”

    “是你把我接回来的?”

    我点点头,把一碗粥端到她面前,柔声道∶“妈妈吃点儿东西吧!来,我喂你。”我把她扶起来。

    由于过渡的虚脱,母亲无法起来进食,于是我坐在她身边让她靠在我胸前。我一勺一勺的喂她,直到她吃完一整碗。这时母亲轻轻转过头深情的望着我,眼角有莹莹的泪光。

    “妈妈怎么了,很难受了么?”

    母亲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是高兴。”说完又轻轻偎在我的胸前,我也搂住了母亲。这一刻我们都没有说话,默默无语,享受彼此的温馨。抱着软玉温香的母亲,我居然一点欲念都没有,这也许才是真正的爱吧!

    母亲的病在我精心的调理下,已经慢慢的好转了。母亲这几天中,仿佛习惯了我喂她吃饭,尽管现在她已能自己吃,但仍喜欢靠在我的胸前,让我喂她。

    这天,母亲要下地走动走动,她的脚刚一落地就差一点儿摔倒,原来她的脚伤还没好。看着母亲痛苦的表情,我问∶“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母亲点了点头,我把她扶在床上,轻轻抬起她的右脚,一时间我的呼吸急促起来,母亲的脚竟是这样美丽,虽然以前见过,但总没太在意,而现在就近在咫尺。母亲的脚小巧而不失玲珑,洁白如玉,毫无瑕斑,修长的足趾错落有秩,平整的足弓、滑润的足踝,脚背上几条淡青色的静脉更增加了几分美感,我握着母亲的玉足竟呆住了。母亲的脚轻轻动了一下,我这才醒过神来。

    看见母亲的脸有些发红,于是我轻轻的揉起母亲的脚来。与其说是揉,不如说是抚摸,母亲也像很陶醉的样子,慢慢闭上眼睛。我真想吻母亲的玉足,但上一次的教训使我不敢轻举妄动。

    母亲终于痊愈了,而我与母亲之间的关系也恢复了,应该说更胜以往了。因为我在母亲病中无微不至的照顾,彼此间也习惯了亲密的接触。母亲的脚早已好了,但我仍然每天都为她揉脚,从她那白皙揉嫩的玉足上获得快感。

    我发现母亲自从病愈后,对我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不像以前那样严肃,有时像个慈母,而有时像个小姑娘。我深深的沉醉于母亲的娇柔与美丽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