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仙人跳

    发布时间:2019-09-16 23:28:43   


    绮玲打扮的花枝招展,风情万种地坐在黄医生身前,橙黄色的衣裙突出了那诱人的曲线,尤其是胸前隐约见到微微凸起的菩蕾,使人知道她没有挂上胸围,瞧的黄医生目瞪口呆,差点流出口水来。

    绮玲风姿绰约地拢一下秀,高耸的胸脯有意无意地抖了一下,才楚楚可怜地说∶'医生,我近日不知为什么身子常常痒的不可开交,可折腾死我了。'

    黄医生定一定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金太太,你哪儿痒?'

    '我……我浑身都痒,晚上尤其是痒的利害。'绮玲蹙着秀眉说。

    '你解开衣服,让我给你检查一下吧。'

    黄医生取过听诊器,心里暗叹今日艳福无边,可以遇上一个这样漂亮的女病人。

    绮玲羞人答答地拉下衣后的拉炼,香肩优雅地扭了一下,衣服便褪到腰下,使人目眩的胴体便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真的没有挂上胸围,胸脯上挺立着骄人的肉球,在灯下轻轻抖动,峰峦上粉红色的肉粒,使黄医生瞧的眼里喷火。

    他颤着手把听诊器放在绮玲那羊脂白玉似的身体上,努力压制着胸腹中澎湃的欲火。

    '哎唷!'

    当听诊器贴在绮玲的乳房上时,她娇哼一声,身子颤动一下,便把身子退了开去,移动时那软绵绵的肉团,还揩在黄医生的手背上。

    '什么事?'黄医生心里一震,问道。

    '你的听诊器好像雪一般冷。'绮玲皱着眉说。

    黄医生尴尬地干笑几声,把听诊器在手掌上擦了几下,便又再往绮玲的胸脯上按下去。

    黄医生细心地在绮玲的胸脯上检验了几遍,还用手在肉团上抚弄了一会,才叹了一口气说∶'好像没有什么事呀,究竟那儿痒的最难受?'

    他感到脸上发热,因为他知道自己后来已不是在检验,而是在享受着那温暖软滑的乳房。

    '是……是下边……现在好像又在发痒了。'绮玲红着脸说。

    '你躺在手术椅上,让我瞧一下吧。'黄医生喘着气说。

    绮玲腼腆地点一下头,便站了起来,但她才站直身子,身上的裙子便跌到脚下,晶莹雪白的身体便尽现眼前,除了胯下的奶油色三角内裤外,身上便再没有其他的衣物,羞的她嘤咛一声,一手抱着胸前,一手便要把裙子拉上来,狼狈中却是格外诱惑,把医生瞧的双目放光,血脉沸腾。

    可是接着绮玲却好像若有所悟似的嫣然一笑,不独没有再遮掩那使人目眩的裸体,还大方地把腹下仅余的屏障也脱了下来,然后婀娜多姿地走到手术椅前面,莺声呖呖地说∶'医生,是不是躺在这儿?'

    她的声音使发呆的黄医生惊醒过来,他咬一咬舌尖,使自已回复神智说∶'是……是,我现在便来给你检验了。'

    黄医生起身时,发觉胯下涨的难过,只好悄悄探手在裤裆上整理一下,然后蹒跚地走到手术椅旁边。

    绮玲虽然合着腿,可是那迷人的禁地却是全无遮掩,瞧的黄医生不能自持。

    他颤着手把手术椅的脚踏拉了出来,便把绮玲的粉腿张开搁在上面。

    粉腿上那滑腻如丝的肌肤,使黄医生情不自禁地在上面轻轻地捏了一下,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手来。

    这时绮玲中门大开,平坦的小腹下面,芳草菲菲,中间一抹嫣红,紧闭的肉唇中间,还仿佛泛着晶莹的水光。

    '噢……又发痒了……是这儿……是里边发痒!'

    绮玲呻吟一声,玉掌便探到腹下,在那迷人的洞穴上抚摸着叫。

    '你……你别动,让我瞧一下!'

    黄医生哑着声拉开绮玲的玉手,双手扶着她的腿弯,便在她的身下检视着。

    '……喔……很痒……噢……让我抓一下……我快要痒死了!'

    绮玲在手术椅上蠕动着,纤纤玉指却伸到腹下,在桃唇上拨弄着。

    '你忍一下,这样我可瞧不清楚。'

    黄医生发急地叫,胸腹里的熊熊欲火却是烧的更是炽热。

    '医生……我实在受不了……你……你救救我吧!'绮玲发狠地在腹下抓了几下叫道。

    黄医生咬一咬牙,便用脚踏上的皮带,把绮玲的粉腿缚紧,接着也用皮带把她的玉腕也缚在手术椅的扶手上。

    '医生……你……你干什么?'

    绮玲紧张地叫,她手脚被缚,便好似待宰的羔羊,完全不能动弹。

    '你忍着一点,我检验过后便放开你。'

    黄医生吸了一气,手掌覆在微贲的桃丘上抚摸着说∶'是这儿痒吗?'

    '是……是……请你给我抓一下吧!'绮玲梦呓似的叫。

    '这样好点没有?'医生弹琴似的搔弄着说。

    '不……噢……还痒……大力一点……里边可痒的很!'绮玲喘着气道。

    '让我瞧一下!'

    黄医生分开绮玲那紧闭着的朱唇,手指却贪婪地在娇嫩的肉唇上拨弄。

    粉红色的阴道里一片濡湿,阴道口的情核更是涨卜卜的,使人垂涎欲滴,这时他欲火迷心,检验也完全变质了。

    '这儿痒不痒?'黄医生在绮玲的阴蒂上轻轻搓捏着说。

    '痒呀……喔……给我挖一下……里边也痒死了!'绮玲在手术椅上挣扎着叫。

    '是这样吗?'黄医生伸出中指慢慢地扣了进去∶'这样好点么?'

    温暖柔嫩的肉壁紧紧包裹着黄医生的手指,使他舒服的想纵声大叫。

    '挖进去!……噢……用力一点……噢……不要停……!'

    绮玲忘形地叫,纤腰不住弓起,迎接着黄医生的入侵。

    黄医生兴奋地扣挖着,另一只手却不住在绮玲那修长的粉腿上爱抚着。

    '给我……求你……求你用根大一点的捣进去……哎唷……浪死我了!'绮玲急剧地扭动着身子叫。

    黄医生实在也按捺不住,他探手拉下裤炼,拔出如怒蛙勃起的鸡巴,便要腾身而上,发泄体里的欲火。

    就在黄医生要长驱直进时,忽地有人破门而入,跟着一阵耀目的闪光,使他差点睁不开眼睛,到黄医生定过神来,才发觉身前站着一个男人,手中拿着摄影机,望着他在冷笑。

    '金贵,快点解开我,这衰医生非礼我!'绮玲急叫着说。

    这时黄医生知道堕入陷阱里,只好俯首不语。

    ※※※※※

    '贵哥,你这么晚才进来,刚才可让那咸湿医生欺负死我了!'绮玲埋怨着说。

    她这时已和金贵回到家里,俏脸上还是红扑扑的,倍觉艳丽。

    '我可要待适当的时机才能动手,要不然便功亏一篑了。'金贵解释着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人家身体不好,你要再不进来,我可不知如何是好了。'绮玲嗔道。

    原来她天生荏弱,床第上难堪风浪,刚才让黄医生那样逗弄,实在使她吃不消。

    '哦……我明白了,待我好好地给你乐一趟,以作补偿吧!'

    金贵涎着脸便把绮玲按倒床上,便要去解她的衣服。

    '不……贵哥,先让我们商量一下吧!'

    绮玲挣脱他的拥抱,坐起来说∶'我们还是找其他的法子去筹钱吧,净是这样,我可太吃亏了。'

    '唉,要是有其他的法子,我可也舍不得要你牺牲色相。'

    金贵叹了一口气道∶'只有用这些旁门左道,才可以尽快还钱给贵利王,要是拖下去,单是利息我们便吃不消了。而且贵利王心狠手辣,要是还不出钱来,他一定会打死我的,我可不是怕死,只怕你孤零零一个人,那我死也不瞑目。'

    '不,我不许你说这些!'

    绮玲掩着金贵的嘴,伏在他的胸膛上流着泪说∶'都是我累了你!'原来绮玲本来在一间餐厅做女侍应,认识了金贵后,便让他的花言巧语弄的死心塌地,一心与他双宿双栖,怎料寡母忽然泄上恶疾,山穷水尽的时候,金贵挺身而出,给她筹措医药费,后来绮玲母亲终告不治,绮玲伤心之余,才知道那些钱是高利贷,为了还债,在金贵的耸恿下,绮玲把心一横,才答应金贵利用桃色陷阱,去诈骗金钱。

    '好了,大家都别说了,现在让我慰劳你吧!'

    金贵狡猾地暗笑一声,便把绮玲推倒床上。

    绮玲想到爱郎情重,再加上刚才也让黄医生弄的春心荡漾,自然不会抗拒,遂含羞闭上美目,任由爱郎为所欲为。

    在金贵纯熟的调情手段下,不用多少功夫,绮玲便给弄的媚眼如丝,春情勃发,身子难耐地在床上蠕动,口里还哼唧着使人销魂的声音。

    '好哥哥……别再戏弄我了……噢……给我吧……我要你呀!'绮玲忘形地叫了起来。

    她这时罗襦半解,身上的衣服已经失去蔽体的功用,金贵刁钻地含着那丰满的乳房,在上面或咬或吮。

    裙子翻起到腰际,内裤却褪到滕下,金贵的手掌不独覆在她的玉阜上抚弄撩拨,其中的一只手指更深深埋在她的体内,在里边翻腾逗弄。

    就在两人情兴正浓,如胶似漆的时候,忽然听的外边有人把大门擂的震天价响,恼的金贵咒骂连声,不得已舍下绮玲出去开门。

    绮玲留在床上,待他打发来人后,再来行云布雨。

    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绮玲还是不为已甚,继续娇地卧在床上,回味着金贵那些使她迷醉的诏调情妙手。

    但是当外边传来一阵嘈吵,还有打碎东西的声音时,绮玲感觉不妥,慌忙穿上内裤,随便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便走出房间看看发出什么事。

    外边的情景却骇的绮玲目瞪口呆,只见三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正把金贵按在地上,拳脚交加,把他打的叫苦连天。

    绮玲呆了一呆,尖声叫道∶'停手,别打呀……你们干什么?'

    这时屋外走进一个人,绮玲抬头一看,差点便叫了起来,原来进来的便是黄医生。

    '嘿,你们这对狗男女,也不打听一下我是谁,便来勒索?'

    黄医生寒着声说∶'钱在那儿?'

    金贵还要说话,那些恶汉却立即挥拳相向,打的他惨叫连声,绮玲急的泪花直冒,慌忙把从黄医生敲诈得来的金钱取过,双手捧到他的身前,泣道∶'都在这儿了,求你叫他们住手吧!'

    黄医生探手夺过,冷笑道∶'哪有这样便宜?'

    他接着便向那几个恶汉说∶'现在我先走,你们懂怎样做吧。'

    几个恶汉答应一声,黄医生便转身而去,还随手关上大门。

    原来这黄医生可不是善男信女,他是一个黑道大哥的私家医生,绮玲等离去后,他便着人暗中跟纵,然后召人出头。

    '你们真是不识死活,黄医生也敢冒犯?'

    一个恶汉说∶'来吧,先把这个男的打折双腿,再慢慢教训这个女的。'

    这时金贵已给他们打的奄奄一息,想逃走也是无能为力,绮玲骇的伏在他的身上,用身体护着金贵,悲声求饶。

    绮玲伏在地上,裙子翻了起来,露出那双雪白修长的粉腿,把那几个恶汉瞧的双目发光,绮玲却也无暇整理,只是凄凉地哀求他们手下留情。

    '呜呜……求你们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这一趟吧!'绮玲跪在地上哭道。

    几个恶汉相顾诡笑,然后说∶'把男的缚起来吧。'

    于是其中一人便拉开绮玲,另外两个便找来绳索,把金贵五花大缚,然后扔入厨房里。

    他们把金贵缚起来时,绮玲以为他们预备横施毒手,遂急的放声大哭,几次要扑上去以身相护,可是制着她的大汉孔武有力,使她只能眼巴巴看着金贵给缚的结实,待他们把金贵关在厨房,目灼灼地围在她的身畔时,绮玲才感到不妙,颤着声叫∶'你们……你们干什么?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怪不得黄医生会栽在这雌儿手里,就是我呀,也会给她迷的死死的。'

    '是呀,你看她应大的大,应小的小,真是我见犹怜!'

    几个大汉七嘴八舌地评头品足,使绮玲愈听愈惊,不顾一切地跳了起来,便要夺门而出。

    '走?你能走到那儿!'

    一个大汉怪叫着便从后把她抱紧,蒲扇似的大手还放肆地按在那高耸的胸脯上。

    绮玲骇的尖声大叫,没命挣扎。

    '闭嘴,你再吵我便把你也缚起来!'抱着绮玲的大汉发狠地在她的胸脯上捏了一把道。

    '黄医生说你的浪发痒,传了我们一条秘方,来给你治病的。'另一个大汉涎着脸说。

    '不要呀……呜呜……不要……求你们放过我吧!'

    绮玲没命地挣扎,她已经知道这几个恶客要如何对付她了。

    '你识相的便让我们和你乐个痛快,要不然,我便先当着你脸前,敲跛那小白脸的双腿,然后让他看着我们怎样捣烂你的浪!'

    最后一个恶狠狠地叫。

    绮玲听的如堕冰窟,眼泪也如断线珍珠般汨汨而下,知道必定不能幸免。

    抱着她的大汉见她停止了挣扎,便呼啸一声,说∶'别吓坏我们的美人儿吧,来,让我们寻乐子去吧!'

    他们簇拥着绮玲走进卧室,然后把她抛在床上。

    '这阳台可真宽敞,足够我们大演身手了!'一个大汉欢呼着说。

    '你是自己脱衣服,还是让我们服侍你?'另一个大汉瞪视着绮玲说。

    '……不……呜呜……不要……!'绮玲心胆俱裂,双手护着胸前,身子缩在床上的一角叫。

    '人家怕羞嘛,来,让我先脱为敬。'

    一个大汉兴奋地便把身上的衣服脱下。

    '说的好,那便让我们先脱衣服吧。'

    其他的两个大汉也忙不迭地把衣服脱去。

    转眼间,三个赤身露体的男人便出现在绮玲眼前,他们目泛淫光,口中桀桀怪笑,最恐怖的还是胯下的肉棒正在张牙舞爪,跃跃欲试。

    '你的浪不是很痒么?现在我们来给你煞痒了!'

    一个大汉握着胯下肉棒在绮玲眼前摇动着叫。

    '不……不要……呜呜……求你……求你们放过我吧!'

    绮玲恐怖的尖声狂叫,身子却紧紧缩成一团。

    '啪!臭贱人!你再叫我便用刀给你在脸上写几个字!'

    一个大汉凶狠地便打了绮玲一记耳光,打的她眼前金星乱冒,也使她知道叫喊也是没用。

    '剥了她的衣服吧!'另外一个大汉叫。

    绮玲掩在胸前的玉手给张开了,跟着'列帛'一声,那单薄的衣裙便给撕了下来,使她身上只剩下奶油色的尼龙布片遮着那方寸之地。

    '架起她,让我验一下她的浪!'那个领头的大汉吩咐道。

    其他两人呼啸一声,各自单膝跪在床上,硬把绮玲架起,让她的纤腰搁在他们的膝盖上,接着他们还一人执着绮玲的一只足踝,把粉腿张开,也使她的下身朝天耸起,任人鱼肉。

    这时绮玲已经放弃了反抗,只是凄凉地哭叫着,心里渴望这只是一个噩梦,更祈求这噩梦能尽快过去。

    那片差不多透明的尼龙布绷在绮玲腹下,透过薄薄的布片,她的下身简直是纤毫毕现,可是绮玲知道就算密实一点,最后也要给这些恶汉脱下来的,果然她还未转过念头,便下身一凉,身上最后的屏障也给撕下来了。

    '她的奶子结实丰满,而且大小适中,要是婊子,我可不惜千金。'

    捉着绮玲左边足踝的大汉握着她的粉乳搓捏着叫。

    '有什么好?婊子也要花钱,还是现在我喜欢怎样玩便怎样玩便宜的多了!'

    另外一个大汉也不吃亏,在绮玲另一边的乳房玩弄着叫。

    这时蹲在绮玲身下的大汉在她的下体指点着说∶'浪蹄子,是不是这儿发痒呀?'

    '她那两片肉唇紧紧的夹在一起,可瞧不清楚哩!'

    '那还不容易,待我费点劲便成了!'

    接着绮玲感到下身刺痛,知道身体已让人强行张开。

    '你里边一定发痒了,待我给你搔一下吧。'

    那个大汉竖起中指,抵在粉红色的肉缝中,手上使劲,便扣了进去。

    '呜呜……不……痛呀!'

    这样的羞辱实在使绮玲痛不欲生,悲鸣不已。

    '一插便进去了,里边是汪洋大海么?'

    '你真不长眼睛,看她的样子便知道还是十分嫩口,还没有残哩!'

    '她还是十分紧凑,只是我们弄的她过瘾,春情泛滥,淫水长流吧!'

    那大汉肉紧地在绮玲的下体里掏挖着叫∶'一只手指是刚刚好,送多一只,便使她乐透了。'

    他把食中二指捏在一起发狠地探了进去。

    绮玲的阴道里幸好还残存着刚才与金贵一起时动情的分泌,所以虽然他把两只手指插了进去,总算没有给她带来更大的痛楚,但是身体上最神秘最娇嫩的地方给人如斯狎侮,却使她比死还要难过。

    可是在他们的恐吓下,绮玲不敢反抗,只能含着泪逆来顺受,而且手脚都给这几个豺狼似的大汉牢牢按紧,就算想拼死反抗,也是有心无力。

    那几个大汉一个接一个地用手指在绮玲的身体里扣挖,痛的她泠汗直冒,号哭不己。

    '这个浪蹄子,上边哭个不亦乐乎,下边却是笑口常开,把我的指头弄的一塌糊涂。'

    最后的大汉玩弄了一会,才拔出手指,在她的裸体上揩抹着说∶'单用手指是不过瘾的,让我用大鸡巴给你插一下吧!'

    他把绮玲的双腿架在肩上,握着勃起的肉棒,便朝着绮玲的禁地送了进去。

    另外两个大汉也继续手口并用在她的身体上玩弄戏侮。

    他们如狼似虎地把绮玲轮番摧残,尽情侮辱,可怜绮玲天生弱质,随便一个也使她应付不了,让人如此蹂躏,更使她苦不堪言,死去活来,她终于在嚎哭声中,便晕迷过去。

    绮玲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寂静,她不过软弱地移动一下,却感觉浑身酸痛,下体更好像火烧一样,勉强支起身子一看,只见下身红肿一片,秽渍狼藉,难过的她放声大哭。

    绮玲哭了一会,才记起金贵不知生死,慌忙挣扎下床,强忍伤痛,找寻爱侣。在厨房里,金贵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身体遍体鳞伤,幸好尚有气息,绮玲把他解开后,便伏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

    金贵喘了几口气,才软语相劝,心里却暗叹倒霉,竟然惹上黄医生这个烫山芋。

    他们休息了好几天,身体的创伤才痊愈过来,可是绮玲心里却永远留下惨痛的一页,再也不敢设下这样的桃色陷阱了。


    绮玲打扮的花枝招展,风情万种地坐在黄医生身前,橙黄色的衣裙突出了那诱人的曲线,尤其是胸前隐约见到微微凸起的菩蕾,使人知道她没有挂上胸围,瞧的黄医生目瞪口呆,差点流出口水来。

    绮玲风姿绰约地拢一下秀,高耸的胸脯有意无意地抖了一下,才楚楚可怜地说∶'医生,我近日不知为什么身子常常痒的不可开交,可折腾死我了。'

    黄医生定一定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金太太,你哪儿痒?'

    '我……我浑身都痒,晚上尤其是痒的利害。'绮玲蹙着秀眉说。

    '你解开衣服,让我给你检查一下吧。'

    黄医生取过听诊器,心里暗叹今日艳福无边,可以遇上一个这样漂亮的女病人。

    绮玲羞人答答地拉下衣后的拉炼,香肩优雅地扭了一下,衣服便褪到腰下,使人目眩的胴体便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真的没有挂上胸围,胸脯上挺立着骄人的肉球,在灯下轻轻抖动,峰峦上粉红色的肉粒,使黄医生瞧的眼里喷火。

    他颤着手把听诊器放在绮玲那羊脂白玉似的身体上,努力压制着胸腹中澎湃的欲火。

    '哎唷!'

    当听诊器贴在绮玲的乳房上时,她娇哼一声,身子颤动一下,便把身子退了开去,移动时那软绵绵的肉团,还揩在黄医生的手背上。

    '什么事?'黄医生心里一震,问道。

    '你的听诊器好像雪一般冷。'绮玲皱着眉说。

    黄医生尴尬地干笑几声,把听诊器在手掌上擦了几下,便又再往绮玲的胸脯上按下去。

    黄医生细心地在绮玲的胸脯上检验了几遍,还用手在肉团上抚弄了一会,才叹了一口气说∶'好像没有什么事呀,究竟那儿痒的最难受?'

    他感到脸上发热,因为他知道自己后来已不是在检验,而是在享受着那温暖软滑的乳房。

    '是……是下边……现在好像又在发痒了。'绮玲红着脸说。

    '你躺在手术椅上,让我瞧一下吧。'黄医生喘着气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