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韩国美魔女家庭乱伦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8:02   


    说韩国,经过数十年奋斗,一跃成为亚洲强国。与此同时,北韩则是赤地千里,连年灾荒。不少北韩人越过图门江,逃到东北,以求得一条生路。

    且说其中有一对母子,母亲朴玉秀,是只有封闭的北韩才有可能出现的古典式美人,她五十岁出头,容貌俊秀,颇有古典美,身高1米65,高大丰满白嫩,丰乳肥臀,美腿嫩脚,她的丈夫迷恋于她的俊秀,日夜在她身上泄欲,但因生活不好,营养不够,最终死于她的胯下。

    于是朴玉秀和儿子朴正勇相依为命。母子日久生情,北韩生活又单调封闭,终于,朴正勇17岁那年,母子俩终于融为一体。今年,朴正勇已是二十出头,奸母已四五年了。

    朴玉秀为儿子生了一个女儿。因严重缺乏粮食,朴正勇靠吃母亲的奶和尿为主要食品,而朴玉秀则吃儿子的精液,以之为她的主要食品。但是,奶妇难为无米之奶,没有粮食吃,朴玉秀的奶水越来越少,儿子常把她乳头子吮得很疼,也吸不出奶来。

    儿子吃不到妈妈的奶,精液也就越来越少,如此下去,母子俩都没有吃的了,于是,实在没有办法,母子俩带着小女儿,随着一些人越江逃到东北。

    朴玉秀母子来到沉阳,经人介绍,朴玉秀来到一家按摩院做按摩妇。这个古典式美人性情温柔,服务周到,吹拉弹唱样样令客人满意。她也为终于找到一条生路而心满意足。朴正勇则在一家韩国工厂做工。

    最近,一位韩国工厂的部门经理迷上了朴玉秀,几乎天天来按摩院嫖她。此人名叫朴成宰,三十出头,还未结婚。在和朴玉秀的交谈中,他得知她儿子就在他们厂里做工。

    朴成宰越来越迷恋温柔熟妇朴玉秀,于是干脆让她辞了工作,将她请到他家里,做了奶妈兼女仆。朴玉秀此后就成了朴成宰的性女奴,她汉语不行,无法出门,就关在朴成宰家里专门供他蹂躏。但朴正勇也离不开母亲,于是,朴玉秀向朴成宰请求,让儿子也住了进来,她在供朴成宰蹂躏之馀,也偷偷地供儿子蹂躏,一解儿子性欲之苦。

    一日,朴成宰的妈妈从韩国来了。她叫吕太兰,47岁,1米65,容貌俊美,美腿秀足,与穿着朝鲜妇人民族服装的朴玉秀不同,吕太兰穿着套装短裙肉色裤袜浅口半高跟鞋,是一位时髦妇人,也是一位非常性感的熟妇。她在17岁那年嫁给了一位四十余岁的教授,当年为他生下朴成宰,教授也是贪恋她的俊美而死于她的胯下,后来,营养很好的朴成宰在十八岁那年与母亲乱伦了。

    吕太兰现在已为儿子怀孕数月,她想儿子,便来到沉阳。这一夜,母子俩颠倒疯狂,自不必说。朴成宰得了母亲,也顾不上朴玉秀了,朴正勇则乘机与母亲天天交配。

    这天,朴成宰提前下班回家,进了卧室,见母亲吕太兰正半躺在床上看书,即使在家,她也穿得一丝不苟,套装短裙肉色裤袜,朴成宰一进门,正看见妈妈的秀足脚心,从脚心看,吕太兰的袜莲足形曲线秀美,一玉趾翘得老高。朴成宰一见,鸡巴就有些硬了。他扑上去,捉了母亲的袜莲,使劲捏弄,吕太兰嗔怪道:“你这个冒失鬼,能不能轻一点,老是这样,一见妈妈的脚就没命!”

    朴成宰尽情地玩弄妈妈的袜莲,吕太兰动情地呻吟着,淫水也被儿子玩出来了。她发情了,她让儿子躺到床上,自己则开始脱衣服。她先脱了套装,又解下白色奶罩,脱下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裤,最后将肉色裤袜一只发黑的袜尖脱下。塞在另一边的袜筒里。然后,她爬到儿子身上,抬起玉臂,亮出柔密的腋毛,将腋毛送到儿子嘴边。朴成宰觉得妈妈的腋毛非常性感,他贪婪地舔着妈妈的腋毛,吕太兰痒得不住呻吟。

    吕太兰的乳房丰满白嫩,乳头子很大,她被儿子捏脚舔毛,此时乳头子已被刺激得翘了起来。
    妈妈的大乳头子在朴成宰眼前不住晃动,朴成宰叫道:“妈妈!我要吃奶!”于是,吕太兰又将乳头子送进儿子嘴里供他大口吮吸。吕太兰被儿子吮吸得受不了,她忍不住带着哭腔呻吟不止:“轻点。。。。。。成宰。。。。。。轻点。。。。。。妈妈受不了。。。。 。。”

    在朴成宰的命令下,吕太兰坐到儿子脸上,长着大丛阴毛的屄眼正坐在儿子的嘴上,朴成宰尽情地舔妈妈的屄眼,舔得啧啧有声,妈妈的屄眼,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吕太兰被儿子舔得几乎哭了出来。她的淫水越流越多,不住流到儿子口中,都被他吃了。

    朴成宰兽性大发,大吼:“妈妈!我要操你!”吕太兰说:“妈妈还怀着你的孩子呢,可不能操前面啊。”说着,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上,将屁眼对着儿子。吕太兰的屁股肥白软嫩,十分性感。朴成宰贪婪地舔着妈妈肥白的臀肉,不禁张口狠咬妈妈的臀肉,真好吃!吕太兰疼得尖叫起来。吕太兰的精致屁眼周围长满细密的肛毛,朴成宰扒开妈妈的精致屁眼,无耻地舔妈妈的屁眼。吕太兰痒得不住叫唤。朴成宰一使劲,将粗粗的鸡巴顶入了妈妈的屁眼。鸡巴越顶越深,顶入吕太兰屁眼深处。吕太兰惊叫着,从她俊美的脸上可以看出,她非常痛苦难忍。

    朴成宰趴在妈妈光滑的后背上,将手伸到妈妈身下,死命抓住妈妈的乳房,同时将鸡巴朝妈妈屁眼里狠顶。吕太兰又疼又痒,忍不住发出声声嚎叫!就在妈妈的嚎叫声中,朴成宰精液狂奔,直射入妈妈屁眼深处。

    世界杯开赛之后,每当韩队赛前,朴成宰就疯狂蹂躏母亲,他认为这样韩队就能进球。韩队赛后,朴成宰就对古典美人朴玉秀痛加蹂躏,以庆祝胜利。

    韩队得黑哨相助,接连淘汰葡萄牙义大利西班牙等欧洲三强。每次朴成宰都痛快淋漓地蹂躏母亲和朴玉秀,在这些日子里,这两个性感熟妇饱受蹂躏。

    但是,在与德国的大战中,没有了裁判的帮助,韩队终于败下阵来。比赛一结束,朴成宰先是呆若木鸡,然后暴跳如雷。他赛前蹂躏母亲,赛后蹂躏朴玉秀,已成习惯,此战前,母亲已被他蹂躏得走路都有些困难了,现在正躺在床上喘息。韩队败了,朴玉秀要遭殃了。朴成宰蹂躏朴玉秀的方式也与前几次完全不同了。朴成宰要在朴玉秀身上尽情发泄兽欲。

    这个三十岁的管理人员,戴着眼睛,此时看去象个魔鬼。他将朴玉秀绑在椅子上。性情柔顺的朴玉秀默默地忍受着,对即将到来的未知的蹂躏逆来顺受。朴成宰撩起熟妇玉秀的朝鲜式长裙,亮出她长满黑毛的阴部,朴成宰抄起一根电棍,狠狠捅入熟妇的屄眼,直捣她娇嫩的子宫。那俊秀老妇疼得惨叫起来。朴成宰一下又一下,使劲地捅。朴玉秀惨叫不绝。朴成宰一按电钮,电棍通了电,电击朴玉秀的阴道深处,朴玉秀失声嚎叫!阴血混着淫水从她的阴道口流了出来。朴成宰拔出电棍,跪在老妇脚下,无耻地舔老妇的屄,把她的阴血和淫水都吃了。他又残暴地撕咬老妇的大丛阴毛,俊美老妇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性情温顺的她,怕羞,怕给人听到,尽可能默默忍受,尽量不叫,但遭到电击,她是再也忍不住了,极大的痛苦使她嚎叫。

    朴成宰又捉了朴玉秀的嫩脚,扒下肉色短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俊秀老妇发黑袜尖的异香令他兽性大发,他捉了老妇长得周正标致的嫩脚,狠咬她秀美白嫩的一玉趾,疼得老妇又忍不住叫出声来。?朴成宰站起身,将两个电铜夹子夹在老妇的大乳头上,然后,将变压器逐步加压,铜夹通电。俗话说,乳头子是妇人的命根子,朴玉秀失声惨叫,连尿都流出来了!朴成宰停了电,又跪在老妇两腿之间,喝她的尿,还无耻地将她的尿眼舔得干干净净。

    吕太兰在卧室里,听得朴玉秀不断惨叫,出于女人对女人的同情,她觉得必须制止儿子,她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刚打开门,却被一人拦腰抱住,拖回房里,压在床上。吕太兰定睛一看,原来是朴正勇。吕太兰说:“正勇,你要干什么?”朴正勇道:“你儿子糟蹋我的母亲,我就糟蹋他的母亲!”说着,扒下吕太兰的肉色裤袜,塞入她的嘴里,使她不能出声,又拿了吕太兰脱在床头的另一付肉色裤袜,将双手反绑,迫使她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从后面,将粗鸡巴挺入妇人屄眼。他拿起妇人被反绑的双手,嗅着那绑妇人手的裤袜发黑的袜尖,吕太兰袜尖的异香更加刺激了朴正勇的兽性,他吼叫着奋勇挺进那精美妇人的屄眼深处。吕太兰已是大肚子,为保胎儿正常,她已多日不让儿子操她屄眼,只让操屁眼,今天她的屄眼却快给朴正勇捅烂了!吕太兰面部表情十分痛苦,被奸得汗泪满面,不住呜咽。

    朴正勇哪里操过如此时髦的妇人?他抓着吕太兰被反绑的双手,一边嗅丝袜袜尖,一边奋勇狠操。吕太兰丝袜发黑袜尖的异香,不断刺激着朴正勇的兽性!吕太兰遭受的蹂躏,是她丝袜袜尖的异香造成的!

    朴正勇只觉得那精美妇人屄眼里舒服极了,看着如此精美妇人被自己糟蹋得不成样子,他心里一热,不禁是精液狂射,全部射入妇人屄眼深处。而在另一间房子,对古典式俊秀老妇朴玉秀的摧残仍在继续。


    说韩国,经过数十年奋斗,一跃成为亚洲强国。与此同时,北韩则是赤地千里,连年灾荒。不少北韩人越过图门江,逃到东北,以求得一条生路。

    且说其中有一对母子,母亲朴玉秀,是只有封闭的北韩才有可能出现的古典式美人,她五十岁出头,容貌俊秀,颇有古典美,身高1米65,高大丰满白嫩,丰乳肥臀,美腿嫩脚,她的丈夫迷恋于她的俊秀,日夜在她身上泄欲,但因生活不好,营养不够,最终死于她的胯下。

    于是朴玉秀和儿子朴正勇相依为命。母子日久生情,北韩生活又单调封闭,终于,朴正勇17岁那年,母子俩终于融为一体。今年,朴正勇已是二十出头,奸母已四五年了。

    朴玉秀为儿子生了一个女儿。因严重缺乏粮食,朴正勇靠吃母亲的奶和尿为主要食品,而朴玉秀则吃儿子的精液,以之为她的主要食品。但是,奶妇难为无米之奶,没有粮食吃,朴玉秀的奶水越来越少,儿子常把她乳头子吮得很疼,也吸不出奶来。

    儿子吃不到妈妈的奶,精液也就越来越少,如此下去,母子俩都没有吃的了,于是,实在没有办法,母子俩带着小女儿,随着一些人越江逃到东北。

    朴玉秀母子来到沉阳,经人介绍,朴玉秀来到一家按摩院做按摩妇。这个古典式美人性情温柔,服务周到,吹拉弹唱样样令客人满意。她也为终于找到一条生路而心满意足。朴正勇则在一家韩国工厂做工。

    最近,一位韩国工厂的部门经理迷上了朴玉秀,几乎天天来按摩院嫖她。此人名叫朴成宰,三十出头,还未结婚。在和朴玉秀的交谈中,他得知她儿子就在他们厂里做工。

    朴成宰越来越迷恋温柔熟妇朴玉秀,于是干脆让她辞了工作,将她请到他家里,做了奶妈兼女仆。朴玉秀此后就成了朴成宰的性女奴,她汉语不行,无法出门,就关在朴成宰家里专门供他蹂躏。但朴正勇也离不开母亲,于是,朴玉秀向朴成宰请求,让儿子也住了进来,她在供朴成宰蹂躏之馀,也偷偷地供儿子蹂躏,一解儿子性欲之苦。

    一日,朴成宰的妈妈从韩国来了。她叫吕太兰,47岁,1米65,容貌俊美,美腿秀足,与穿着朝鲜妇人民族服装的朴玉秀不同,吕太兰穿着套装短裙肉色裤袜浅口半高跟鞋,是一位时髦妇人,也是一位非常性感的熟妇。她在17岁那年嫁给了一位四十余岁的教授,当年为他生下朴成宰,教授也是贪恋她的俊美而死于她的胯下,后来,营养很好的朴成宰在十八岁那年与母亲乱伦了。

    吕太兰现在已为儿子怀孕数月,她想儿子,便来到沉阳。这一夜,母子俩颠倒疯狂,自不必说。朴成宰得了母亲,也顾不上朴玉秀了,朴正勇则乘机与母亲天天交配。

    这天,朴成宰提前下班回家,进了卧室,见母亲吕太兰正半躺在床上看书,即使在家,她也穿得一丝不苟,套装短裙肉色裤袜,朴成宰一进门,正看见妈妈的秀足脚心,从脚心看,吕太兰的袜莲足形曲线秀美,一玉趾翘得老高。朴成宰一见,鸡巴就有些硬了。他扑上去,捉了母亲的袜莲,使劲捏弄,吕太兰嗔怪道:“你这个冒失鬼,能不能轻一点,老是这样,一见妈妈的脚就没命!”

    朴成宰尽情地玩弄妈妈的袜莲,吕太兰动情地呻吟着,淫水也被儿子玩出来了。她发情了,她让儿子躺到床上,自己则开始脱衣服。她先脱了套装,又解下白色奶罩,脱下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裤,最后将肉色裤袜一只发黑的袜尖脱下。塞在另一边的袜筒里。然后,她爬到儿子身上,抬起玉臂,亮出柔密的腋毛,将腋毛送到儿子嘴边。朴成宰觉得妈妈的腋毛非常性感,他贪婪地舔着妈妈的腋毛,吕太兰痒得不住呻吟。

    吕太兰的乳房丰满白嫩,乳头子很大,她被儿子捏脚舔毛,此时乳头子已被刺激得翘了起来。
    妈妈的大乳头子在朴成宰眼前不住晃动,朴成宰叫道:“妈妈!我要吃奶!”于是,吕太兰又将乳头子送进儿子嘴里供他大口吮吸。吕太兰被儿子吮吸得受不了,她忍不住带着哭腔呻吟不止:“轻点。。。。。。成宰。。。。。。轻点。。。。。。妈妈受不了。。。。 。。”

    在朴成宰的命令下,吕太兰坐到儿子脸上,长着大丛阴毛的屄眼正坐在儿子的嘴上,朴成宰尽情地舔妈妈的屄眼,舔得啧啧有声,妈妈的屄眼,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吕太兰被儿子舔得几乎哭了出来。她的淫水越流越多,不住流到儿子口中,都被他吃了。

    朴成宰兽性大发,大吼:“妈妈!我要操你!”吕太兰说:“妈妈还怀着你的孩子呢,可不能操前面啊。”说着,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上,将屁眼对着儿子。吕太兰的屁股肥白软嫩,十分性感。朴成宰贪婪地舔着妈妈肥白的臀肉,不禁张口狠咬妈妈的臀肉,真好吃!吕太兰疼得尖叫起来。吕太兰的精致屁眼周围长满细密的肛毛,朴成宰扒开妈妈的精致屁眼,无耻地舔妈妈的屁眼。吕太兰痒得不住叫唤。朴成宰一使劲,将粗粗的鸡巴顶入了妈妈的屁眼。鸡巴越顶越深,顶入吕太兰屁眼深处。吕太兰惊叫着,从她俊美的脸上可以看出,她非常痛苦难忍。

    朴成宰趴在妈妈光滑的后背上,将手伸到妈妈身下,死命抓住妈妈的乳房,同时将鸡巴朝妈妈屁眼里狠顶。吕太兰又疼又痒,忍不住发出声声嚎叫!就在妈妈的嚎叫声中,朴成宰精液狂奔,直射入妈妈屁眼深处。

    世界杯开赛之后,每当韩队赛前,朴成宰就疯狂蹂躏母亲,他认为这样韩队就能进球。韩队赛后,朴成宰就对古典美人朴玉秀痛加蹂躏,以庆祝胜利。

    韩队得黑哨相助,接连淘汰葡萄牙义大利西班牙等欧洲三强。每次朴成宰都痛快淋漓地蹂躏母亲和朴玉秀,在这些日子里,这两个性感熟妇饱受蹂躏。

    但是,在与德国的大战中,没有了裁判的帮助,韩队终于败下阵来。比赛一结束,朴成宰先是呆若木鸡,然后暴跳如雷。他赛前蹂躏母亲,赛后蹂躏朴玉秀,已成习惯,此战前,母亲已被他蹂躏得走路都有些困难了,现在正躺在床上喘息。韩队败了,朴玉秀要遭殃了。朴成宰蹂躏朴玉秀的方式也与前几次完全不同了。朴成宰要在朴玉秀身上尽情发泄兽欲。

    这个三十岁的管理人员,戴着眼睛,此时看去象个魔鬼。他将朴玉秀绑在椅子上。性情柔顺的朴玉秀默默地忍受着,对即将到来的未知的蹂躏逆来顺受。朴成宰撩起熟妇玉秀的朝鲜式长裙,亮出她长满黑毛的阴部,朴成宰抄起一根电棍,狠狠捅入熟妇的屄眼,直捣她娇嫩的子宫。那俊秀老妇疼得惨叫起来。朴成宰一下又一下,使劲地捅。朴玉秀惨叫不绝。朴成宰一按电钮,电棍通了电,电击朴玉秀的阴道深处,朴玉秀失声嚎叫!阴血混着淫水从她的阴道口流了出来。朴成宰拔出电棍,跪在老妇脚下,无耻地舔老妇的屄,把她的阴血和淫水都吃了。他又残暴地撕咬老妇的大丛阴毛,俊美老妇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性情温顺的她,怕羞,怕给人听到,尽可能默默忍受,尽量不叫,但遭到电击,她是再也忍不住了,极大的痛苦使她嚎叫。

    朴成宰又捉了朴玉秀的嫩脚,扒下肉色短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俊秀老妇发黑袜尖的异香令他兽性大发,他捉了老妇长得周正标致的嫩脚,狠咬她秀美白嫩的一玉趾,疼得老妇又忍不住叫出声来。?朴成宰站起身,将两个电铜夹子夹在老妇的大乳头上,然后,将变压器逐步加压,铜夹通电。俗话说,乳头子是妇人的命根子,朴玉秀失声惨叫,连尿都流出来了!朴成宰停了电,又跪在老妇两腿之间,喝她的尿,还无耻地将她的尿眼舔得干干净净。

    吕太兰在卧室里,听得朴玉秀不断惨叫,出于女人对女人的同情,她觉得必须制止儿子,她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刚打开门,却被一人拦腰抱住,拖回房里,压在床上。吕太兰定睛一看,原来是朴正勇。吕太兰说:“正勇,你要干什么?”朴正勇道:“你儿子糟蹋我的母亲,我就糟蹋他的母亲!”说着,扒下吕太兰的肉色裤袜,塞入她的嘴里,使她不能出声,又拿了吕太兰脱在床头的另一付肉色裤袜,将双手反绑,迫使她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从后面,将粗鸡巴挺入妇人屄眼。他拿起妇人被反绑的双手,嗅着那绑妇人手的裤袜发黑的袜尖,吕太兰袜尖的异香更加刺激了朴正勇的兽性,他吼叫着奋勇挺进那精美妇人的屄眼深处。吕太兰已是大肚子,为保胎儿正常,她已多日不让儿子操她屄眼,只让操屁眼,今天她的屄眼却快给朴正勇捅烂了!吕太兰面部表情十分痛苦,被奸得汗泪满面,不住呜咽。

    朴正勇哪里操过如此时髦的妇人?他抓着吕太兰被反绑的双手,一边嗅丝袜袜尖,一边奋勇狠操。吕太兰丝袜发黑袜尖的异香,不断刺激着朴正勇的兽性!吕太兰遭受的蹂躏,是她丝袜袜尖的异香造成的!

    朴正勇只觉得那精美妇人屄眼里舒服极了,看着如此精美妇人被自己糟蹋得不成样子,他心里一热,不禁是精液狂射,全部射入妇人屄眼深处。而在另一间房子,对古典式俊秀老妇朴玉秀的摧残仍在继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